灌溉或者充点肥

作者:ag只为非 发布时间:2020-05-19 13:00

  屈小利出身农家,上学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跳出农门。毕业后,她如愿成了一名教师。

  2010年,她从广东回家过暑假,看着年迈的父母和想念的儿子,毅然辞职留在家里种葡萄。几年后,她成为临渭区第一个高级职业农民。近日,临渭区农广校负责人来到屈小利家,将“渭南市临渭区农业专家人才服务团”的胸牌交到她手上,这证明她十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大家的认可了。

  5月的一天,临渭区农广校负责人到下邽镇对产业进行摸底,顺道来到神寺村屈小利家,将“渭南市临渭区农业专家人才服务团”的胸牌交到她手上。

  “拿到这个牌子很开心。十多年来,我一直做葡萄种植技术指导,这个牌子说明咱的努力得到认可了。”屈小利郑重地接过胸牌,“以后还是要继续沉到田间地头,帮助乡亲们改变传统的管理技术和作务观念,提高商品率,和他们一起努力,把临渭葡萄的金字招牌擦得更亮。”

  作为临渭区第一个高级职业农民,屈小利的名号在临渭区乃至我市葡萄种植区可谓响当当。谁家葡萄园子有了“疑难杂症”,只要她出手,基本都能很快解决。

  屈小利出身农家,上学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跳出农门,一辈子再也不和土地打交道。毕业后,她如愿成了一名教师,喜欢挑战的她总是挑所谓的“差生班”教学。

  2010年,屈小利从广东供职的学校回到家里过暑假,突然发现公公婆婆真的老了,弯着腰在十几亩葡萄园里一忙一年,到头来还卖不了多少钱,这让她很是心酸。儿子也不愿意让她外出工作,成绩下降得厉害。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屈小利毅然辞职留在家里,开始打理葡萄园。

  “我种地的第一个老师是我公公,刚开始我和他学,他总说‘肥是树的胆’,于是我跟他一起从养鸡场拉来鸡粪,在园子里开很深的沟,一车一车往地里倒,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屈小利笑着给记者讲述她的学艺经历。

  可事与愿违,第二年,屈小利家的葡萄园并没有迎来好收成,葡萄粒特别小,更别说商品果了。

  要么不干,要干就一定要干好。喜欢挑战的屈小利跑到市区新华书店买来一本《葡萄作务技术》,认真研究起来。因为是教师出身,屈小利的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很强,她很快就掌握了基本的葡萄管理技术,并开始在自家园子里实践。虽然没有专业老师指导,但通过具体的种植管理实践,屈小利家的葡萄品质有了明显的提升,逐渐卖上了好价钱。

  2013年,得知临渭区农广校举行职业农民培训,屈小利很快报了名。“第一节课是西农的张忠勤老师的课,一节课听下来我就感觉豁然开朗。”整个培训结束后,她感觉脑子里那些零散的知识点全部被串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体系。

  第二年,屈小利参加全省高级职业农民考试,成为临渭区第一个高级职业农民。她说,其实当时并不清楚职业农民的概念,也不看重什么高级中级,但临渭区农业局一位领导鼓励她好好考,给临渭争光,她心里一下子充满了使命感,就想着一定要考好。

  之后,屈小利将自己学到的葡萄种植和管理知识大胆用于自家的十几亩葡萄园里。“开花前发现果穂很大,公公婆婆特别高兴。但我却觉得特别发愁。因为穂太大不好控制产量,葡萄不但会颗粒不均,着色也不会好,甚至会因为产量太高滋生病害而烂在地里,所以我赶紧找人开始掐花蕾。”屈小利说起她的种植经头头是道。

  事实证明,她的葡萄种植管理确实科学有效。2013年以后,她家的葡萄年年都是周边串型大、果粒大和商品率最高的,每年都卖高价钱。

  看到屈小利家靠着种葡萄卖了钱,乡亲们纷纷跑到她家取经。而屈小利也倾囊相授,就像自己当老师教学生一样。她还会带着乡亲们跑到园子里去,边说边在葡萄树上实践。

  “农民真的太不容易了,一年到头都在下苦,但不懂作务技术、不会精细化管理,让他们总是得不到好的收益,我看着很心疼。就想着一定要把自己懂的教给他们,让他们下苦有回报。”屈小利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葡萄穂上中间部分最早开花,然后是上面,最后是下面。要花前疏花蕾,你就按照‘321’这样的口诀来,最上面的留一个小枝留三节,中间两节,下面一节……这样利于中间部分吸收养分,果粒一般都比较大,着色也均匀,商品率自然高。”屈小利边仔细讲述,边拿着从门前地头摘的一个葡萄穂演示着。

  正说话间,屈小利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一位来自澄城县的葡萄种植户:“前些日子温度低,我家园子被霜杀了。听说你那边都好好的,有啥诀窍吗?”

  “霜和我是亲戚,就不来我园子。”屈小利狡黠地一笑,“低温天气你咋不提前预防,灌溉或者充点肥,提高葡萄树的抵寒能力……”

  邻居王花芳近水楼台先得月,将屈小利这个技术大咖的心得不打折扣地用到自家葡萄作务上。“小利给我指导三四年了,我家三亩葡萄,按照她的要求管理,这几年品质一直都很好。去年大家普遍每斤卖1元多,我的卖到了每斤2.95元,而且这样管理后商品率特别高,基本没有啥下捡果,每年都卖得光光的。”王花芳高兴地说道,“现在家里大部分花销都靠葡萄,今后还得按照人家说的来,把家里日子越过越好。”


ag只为非

下一篇:从日常监管入手